首頁 > 封面故事 > 正文

你還會說方言嗎

2020-12-16 10:38 作者:蒲實來源:三聯生活周刊 2020年第51期
六城踏訪:消逝與挽留

人棲居于語言中。方言提供了一種與故土血脈相連的存在空間,一套獨特生活方式和情感經驗的載體。而這個記憶和情感的空間,正處于不斷消逝中。

 

 

現代漢語主要有七大方言:吳方言、湘方言、粵方言、江淮方言、贛方言、西南官話和北方方言。它們都與古漢語及其前身緊密聯系,相互之間也存在親疏遠近關系。在七大方言中,客家話和贛方言比較接近,吳語和老湘語比較接近,最早形成的是吳語和老湘語,其次是粵語,再次是閩語,最后是贛語和客家話。我們的踏訪路線基本上也根據這個路線來安排,兵分六路,在上海、湖北咸寧、廣東梅州、四川成都、陜西華陰、福建泉州做實地踏訪,既追溯這些方言形成的歷史,也探尋它們作為仍然鮮活的容器所承載的生活方式。在這之外,我們還記錄了一些比較特殊的方言與當代人生活的關系,比如承德話、北京話和溫州話。

 

 

方言學家喜歡說,“禮失求諸于野”。這是指更古老的語音常常保存在更偏僻閉塞的村落,封閉有利于語音保持穩定。然而,實際上,我們的方言是在幾千年的歷史中,于一次次人口大遷徙中層層壘疊而形成的,它的層次中蘊含著人口流動的信息和痕跡。如果說中原地區的口音在不斷的戰爭和民族融合中早已改變了模樣,那么南方方言在接納北方移民的同時,也容納了這些變化,它的穩定性恰好存在于這種流動性之中。然而,隨著現代交通通信空間改變,語言開始迅速變化。這個浩浩蕩蕩幾千年都相對穩定的傳統在這短短幾十年發生了斷裂,很多讀音開始消亡。當一種文化和生活方式失去附著的載體,其式微就是不可避免的命運。

我們對方言的逐漸退場并不能釋然。也許我們無法挽留大多數方言,但這種挽留本身是有意義的。至少,這可以使未來的普通話盡可能多地保留與我們過去的聯系,保留它的豐富和生動。海德格爾說,人的所作所為儼然是語言的構成者和主宰,而實際上,語言才是人的主人,是語言在說話,人只是在他傾聽語言之承諾從而應合于語言之際才說話。在方言的韻律中,層層疊疊的歷史發出回響,變幻挪移的空間投下蹤影,祖先的靈魂棲居其中。讓它們的聲音和語言繼續向我們說話吧。

閱讀更多更全周刊內容請微信掃描二維碼成為中讀VIP,閱讀期期精彩內容!

版權聲明:凡注明“三聯生活周刊”、“愛樂”或“原創”來源之作品(文字、圖片、音頻、視頻),未經三聯生活周刊或愛樂雜志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 、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經本刊、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三聯生活周刊”或“來源:愛樂”。違反上述聲明的,本刊、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相關文章

已有0人參與

網友評論

用戶名: 快速登錄

    商城

微博@三聯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掃描下載三聯中讀App
三聯中讀服務號
奇米影视777四色米奇影院,日本爽快片100色毛片,狠狠色综合图片区,狠狠色狠狠色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