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封面故事 > 正文

逃離算法

2020-12-23 09:58 作者:楊璐來源:三聯生活周刊 2020年第52期
心流 · 敘事自由 · 破圈 · 掌控

2020年度生活方式

這一年過得太糟心了!除了新冠疫情如密布的烏云一樣籠罩世界,生活里迸發出的許多話題也讓人感到窒息。為了能讓孩子讀好學校,家長越來越實施密集型的養育,“雞娃”焦慮成了最容易引起中產階級共鳴的話題。這只是焦慮人生的起點。如愿以償進入好大學,是進入了新的競技場,繼續焦慮。那些在高考中勝出,最擅于考試的學生們在所有跟前途相關的項目上繼續比賽,他們比考試成績,比論文字數,比實習經歷,甚至連自嘲是普通人都要進行比賽,比一比誰是最普通的人。彼此PK,筋疲力盡。從學校進入職場,焦慮。市場變化莫測,商業競爭異常激烈。億萬富豪們到處宣揚自己凌晨四五點鐘就起床工作,每天工作12個小時以上。普通人就在加班文化里無法自拔,互相攀比在公司的時長,“996”和打工者是最容易引起職場共鳴的話題。

 

 

今年,我們曾經為困在系統里的外賣員轉發刷屏,可仔細想想,很多人其實是同樣的處境,被困在一個無形且強大的系統里,如轉籠中的小松鼠,拼命向前跑卻原地踏步。今年的年度生活方式,我們討論到底發生了什么和怎么逃離如此困境,我們該怎樣逃離無所不在的算法?

 

 

這種無形且強大的系統被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的行為科學教授保羅·多蘭稱為“社會敘事”,其通常包含行為規律、心理認同和偏離規范后的制裁三個要素。保羅·多蘭把“社會敘事”定義為“元社會偏好”,它是社會期望對所有人的要求,比如考上好學校,找到好工作,結婚,生孩子,“雞娃”,孩子考上好學校……循環往復,一旦有人偏離這些規范,不求上進、懶惰、剩女、loser等懲罰性的標簽撲面而來。這些社會敘事經常包裹著“為你好”的外衣,許諾遵循規范將獲得幸福美滿的人生,可這無法解釋“雞娃”,考上“985”學校,進到大公司,明明已踩在幸福之路上,為何有“小升初上岸”“內卷”“996”等令人窒息的焦慮存在。

從社會學的角度看,跟成功、財富相關的焦慮來自于外部環境發生了變化,人們向上流動的預期和邏輯卻沒有改變。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蒙克說:“任何人經歷過代際向上流動,自然會有思維定式,認為我應該比我以前過得好,我的孩子應該比我過得好。自二戰結束以來,整個世界確實是一種欣欣向榮的狀態。隨著科技和經濟的發展,無論美國人、中國人,還是印度人,或其他人等,都是只要憑借自己的努力,就能實現一個更好的生活。問題是,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我們現在進入了風險社會的階段。”

風險社會是德國社會學家烏爾里希·貝克在1986年提出的概念,那一年發生了“切爾諾貝利事件”,它像一個隱喻,說明現代化發展到高級階段,科技進步和現代化自身把人類帶入危險之中。這種風險具有高度的不確定性和不可預測性,并且通過現代信息技術,風險導致的恐懼感和不信任感會迅速傳播到整個社會?!讹L險社會》一書十幾年在中國翻譯出版,隨著社會和經濟的發展,今天的體會更深。從新冠疫情這樣的公共衛生事件,到蛋殼公寓爆雷這樣的社會事件,每一項不但有直接的經濟損失,波及的范圍和影響也極為深遠。

生活在這樣的環境里,即便沒有社會學家的提煉,人們直覺就能感受到不安。“現在想要往前邁一步取決于很多不可控因素。這種不確定性,好像努力了也沒什么結果,就是人類學家項飆老師說的,自我抽打的陀螺。”蒙克說。蒙克本科畢業于北京大學,碩士畢業于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在牛津大學社會政策系獲得博士學位,現任教于清華大學。對比自己和學生們的求學之路,蒙克說:“我們那個時候選定一條路就不會分心做其他的事兒,最后大概率都實現了?,F在因為社會變得充滿不確定性,個體如果想安全,就像買保險一樣,實習要去一下,公務員也要考一下,每一個都要去嘗試,精力有限干的事情越來越多,就會變得很焦慮。”

問題是,竭力追求好學校、好專業、進到大公司能夠緩解風險社會的不可控、不確定所帶來的焦慮,進而獲得幸福美滿嗎?這不是簡單的因果關系。從客觀上講,金錢作為一種社會資源,能夠帶來安全保障,讓人們有更多選擇的自由。特別對于我們這樣的發展中國家,尤其重要。根據2019年全國住戶收支與生活狀況調查數據,低收入組和中間偏下收入組共40%家庭戶對應的人口為6.1億,月人均收入1000元左右。清華大學心理學系主任彭凱平說:“我國經濟發展不均衡,縮小貧富差距對貧窮地區人民提升幸福感有重要作用。”城市里也存在經濟和資源匱乏。蒙克說:“中國的家庭現在是一種高壓環境,它要承載教育、醫療、養老、住房等需求和社會功能。職場是一個高壓環境,家庭還是一個高壓環境,才有人們下班開車到家,坐在車里待一會兒才進門的現象,才有年輕人越來越不愿意結婚的現象。家庭應該是一個治理目標和一種治理手段。政府如果投入越來越多的資源給家庭減壓,它自然能夠改善生活質量,撫慰心靈和提升幸福感。”

可收入與幸福感增加并不總是成正比。從社會層面看,據清華大學幸??萍紝嶒炇?016年聯合微博數據中心等單位所做的“中國幸福地圖”研究,發現中國城市的經濟發展水平與當地人民的幸福指數呈現倒U形曲線:人民的幸福感開始是和當地人均GDP呈現正相關,然而到達某個“幸福拐點”之后,當地人均GDP越高,人民的幸福感指數反而下降了。這個拐點是人均GDP4.5萬元。從個人層面看,收入的增長無法帶來更多的幸福感。彭凱平說:“第一,人的適應能力讓我們通常高估自己從某一事物中持續獲得快樂的可能性,漲工資、買房子會開心并不代表會因此長期快樂下去;第二,比較的心理傾向使得我們在評判幸福感時更多地依據相對收入而不是絕對收入的高低;第三,幸福飽和理論認為幸福感并不隨著收入增加而增加,它符合經濟學邊際效應遞減的規律;第四,過度強烈的掙錢動機有損人的積極情緒。”

無論從社會現實,還是收入對幸福的影響上,“考上好學校、找到好工作、掙到榮華富貴”都無法必然獲得美好人生,為什么還要執著于這些特定的敘事呢?除了跟財富、成功相關的社會敘事,困擾我們的還有“結婚”“生子”“白幼瘦”等,它們引發的婚姻焦慮、容貌焦慮、年齡焦慮等在社交媒體上此起彼伏。保羅·多蘭認為:“當我們盲目追求某些特定敘事,并希望周圍的人都按此行事時,我們就掉進了敘事陷阱。”

獲得幸福首先得從敘事陷阱里爬出來。我們要關注自己的真實感受而不是強迫自己活成他人眼中應該的樣子。保羅·多蘭在文章中寫道:“我們需要重塑身份來貼近更加真實的自我,這種自我是不斷流動變化的,因此也不要給自己貼標簽(比如父親、教授、健身愛好者),這會讓自我變得僵化。”我們還要尊重和理解世界的多樣性,你因為遵循社會敘事獲得了幸福,可也許別人并不會,所以,不對別人的選擇評頭論足。這樣做的另外一個好處是,你也不會在意別人對你的評價,免受敘事陷阱的威脅。彼此放過,適可而止,不要苦苦相逼。

獲得幸福也有途徑,它不是“雞娃”、考上“985”、進到大公司、買到學區房、保持“白幼瘦”等,而是一系列科學化的能力和方法。彭凱平說:“科學研究已經證明,決定個人幸福感的因素里,遺傳因素也就是父母的幸福能力和心理特質占25%到30%,環境因素占10%,其余是個人主觀感受和主動行為。分析這個比例可知,遺傳因素無法左右,客觀環境對幸福的影響不大,而人的主觀能動性對幸福發揮重要作用,它意味著人們有機會發展自己獲得幸福的技巧,積極正向引導自我心理狀態和主觀感受,重組自身所處的環境,從而使自己變得幸福。”

我們總結了四個關鍵詞:心流、敘事自由、掌控和破圈,它們有的是技巧,有的是態度,在充滿不確定性的時代洪流里,給大家一點點控制感。

閱讀更多更全周刊內容請微信掃描二維碼成為中讀VIP,閱讀期期精彩內容!

版權聲明:凡注明“三聯生活周刊”、“愛樂”或“原創”來源之作品(文字、圖片、音頻、視頻),未經三聯生活周刊或愛樂雜志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 、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經本刊、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三聯生活周刊”或“來源:愛樂”。違反上述聲明的,本刊、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相關文章

已有0人參與

網友評論

用戶名: 快速登錄

    商城

微博@三聯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掃描下載三聯中讀App
三聯中讀服務號
奇米影视777四色米奇影院,日本爽快片100色毛片,狠狠色综合图片区,狠狠色狠狠色综合